歡迎來到渝新歐(重慶)物流有限公司

重慶南向通道的“朋友圈”又添新員

1521426103129217.jpg


渝新歐越南國際班列的開行,意味著重慶的南向通道“朋友圈”又添新員。

這條直達河內的新通道,將與此前已開行的中新互聯互通項目“渝黔桂新”南向鐵海聯運通道(下稱“渝黔桂新”南向通道)、重慶-東盟國際公路物流大通道等,共同助推重慶與東南亞地區的聯動,推動重慶加快建設內陸開放高地。


重慶-東盟國際公路物流大通道

若提及重慶最早的“南向通道”,非重慶-東盟國際公路物流大通道莫屬。

2016年4月,10輛滿載汽摩配件、電子產品、建材等貨物的標準集裝箱大卡車從重慶東盟國際物流園內駛出,途經廣西憑祥,直達越南。這標志著重慶至東盟的公路“南向通道”正式打通。

經過近兩年的運營,這條通道也逐漸完善,由一條線路擴展為三條,分別是:東線(重慶南彭—廣西憑祥—越南河內),全長1400公里,整條線路采取陸運方式;東線復線(重慶南彭—廣西欽州港—東盟各國),整條線路采取陸海聯運方式,即重慶陸運至廣西欽州港換裝海運至東盟各國;中線(重慶南彭—云南磨憨—老撾萬象—泰國曼谷),全長2700公里,整條線路采取陸運方式。

截至今年3月26日,重慶-東盟國際公路大通道共計發車245車次,貨物總重為2682噸,總貨值大約35163萬元。其中去程236車次,主要貨物為成品紙、玻璃纖維、摩配、汽油機,水電設備,總貨值共約34718萬元;回程9車次,主要貨物為水果,總貨值445萬元。


“渝黔桂新”南向通道

“渝黔桂新”南向通道的開行,算是“蓄謀已久”。早在2016年,重慶西部物流園便組織專家考察團,前往廣西憑祥調研憑祥綜合保稅區,目的是開通一條重慶經廣西中轉,貫穿中南半島連接新加坡的一條國際多式聯運大通道。

去年,在商務部等國家部委的統籌指導下,重慶、廣西、貴州、甘肅四地政府和相關企業共同努力推動中新互聯互通項目南向通道建設。8月,在中新互聯互通項目聯合實施委員會第三次會議期間,渝桂黔隴四地政府和關檢部門分別簽署了《合作共建南向通道框架協議》和《關檢合作備忘錄》,為“渝黔桂新”南向通道的開行打下基礎。

隨后,“渝黔桂新”南向通道運營平臺公司成立,先后組織了8次測試運行,培育了汽摩零配件、玻璃纖維及其制品、化工品、辦公設備、紙品、糧食等穩定的貨源客戶群體。

2017年9月25日,“渝黔桂新”南向通道常態化運行班列在重慶鐵路口岸舉行首發儀式,標志著“渝黔桂新”南向通道從測試走向常態化運行。截至今年3月16日,“渝黔桂新”南向通道累計完成107班,其中上行班列46班,下行班列61班。

“渝黔桂新”南向通道的常態化運行,不僅為西部各省區市開辟了一條便捷的出海物流大通道,實現了“一帶”和“一路”的有機銜接,也為重慶探索多式聯運、完善物流體系進行了積極嘗試。


渝新歐越南國際班列

“鐵鐵聯運”性價比高

渝新歐越南國際班列的出現,可視作“累積”的成果。

眾所周知,自2011年渝新歐班列開通以來,除了不斷增加貨源種類和客戶群體外,還在陸續豐富其路線。

2014年,中歐班列(重慶)重要的補充“渝滿俄”班列順利開行;2016年,中歐班列(重慶)增加了途經霍爾果斯、二連浩特口岸的兩條線路。

可以說,此前中歐班列(重慶)線路的延伸或補充主要集中在重慶至歐洲方向。而渝新歐越南國際班列,則“反其道而行”,把延伸路線放在了南段。如此一來,中歐班列(重慶)與渝新歐越南國際班列便連成了一條貫穿歐洲-中國-中南半島的國際鐵路聯運大通道。

同時,該班列“鐵鐵聯運”的形式,也是重慶在多式聯運上的新突破。這一形式,比“鐵海聯運”時間更短,比“鐵公聯運”價格更便宜,性價比優勢明顯,潛力不言而喻。


應“市”而生 重慶鐵路通道實現東西南三向銜接

渝新歐越南國際班列的順利開行,并非只是一趟班列那么簡單,它背后有明顯的市場因素。

一直以來,重慶與東南亞之間的貿易往來非常頻繁:越南的熱帶水果、大米、咖啡、干果、水產品深受中國消費者青睞;中國的機器設備、電子產品也得到越南等東南亞國家更多的關注和使用。

渝新歐公司總經理漆丹在接受重慶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渝新歐越南國際鐵路的開行,很大程度上源自市場需求。他稱,重慶到東南亞,雖然有公路、鐵海聯運等方式,但還是有不少客戶需要一條鐵路直達的通道。

他還表示,因為中歐班列(重慶)的原因,歐洲客戶已對重慶的鐵路非常信任,他們也希望能夠單純以鐵路形式與中南半島加強貿易往來。

在這樣的背景下,渝新歐越南國際班列應運而生。

除了它,重慶還有一條班列也是應市場而生:渝甬班列。這條班列由重慶直達寧波,行程需要60個小時,它開行的背景,便是市場需要一條除長江水道之外,從重慶直達海港的沿江鐵路貨運班列。

事實上,追溯中歐班列(重慶)的起源,也是市場因素。因為惠普等筆記本廠商的落戶,它們需要重慶為其提供一條比空運便宜、比海運快的物流大通道,于是便有了中歐班列(重慶)。

在市場的促進下,重慶已有西南東三向班列。向西有中歐班列(重慶),向南有渝新歐越南國際班列,向東有渝甬班列。

如此一來,以重慶為原點,三大班列形成了有機銜接,歐洲、東南亞、日韓等地的貨物都可以通過鐵路進行集散分撥,最終推動重慶建設內陸國際物流樞紐和口岸高地。(重慶日報)



球探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快3三不同技巧 稳赚 即时比分大赢家体育 APP自助领取彩金38 彩票长龙提醒软件 足球魔方 重庆时时彩稳赚杀号 体育彩票网上如何投注 原创36码网址 pc蛋蛋每天稳赚300元 2019平特一肖免费资料 六肖赔多少 黄金计划软件官网 幸运飞艇助彩计划 手机棋牌 炸金花辅助软件免费